您的位置:主页 > 历史文化 > 世间最酷的“猪”

世间最酷的“猪”

发布日期:2022-01-10 14:13   来源:未知   阅读:

  可能看过这部影片的人都会说“这头猪太酷了!”,我不知道宫崎骏是否真想把他描绘成世间最酷的猪。这头“酷猪”不仅来历不凡,胆识过人,而且还是个内心里满是柔情的英雄角色。这的确有些让人难以想象,但是在宫崎骏的世界中,这可能就是“酷”的本来面目。

  《红猪》改编自宫崎峻在杂志上连载的漫画《飞艇时代》。片中的时代背景被设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不久后的意大利。前意大利空军英雄,一生挚爱飞行的波尔哥决意从人世的庸俗生活中脱身而出,自施魔法变成一头猪(虽然有些离谱,但也是宫崎骏的创作魅力所在),凭借出色的技术驾驶红色飞艇孤身与横行在亚德里亚海的空中强盗周旋,以赚取赏金逍遥度日。影片的高潮是波尔哥和空中强盗雇佣的外援美国人卡奇斯之间展开的一场惊险而又滑稽的赌博。其实他们两人的争斗不仅仅是为了维护各自的名誉,同时也是围绕着两个女性的争夺。这两个女性——17岁的飞艇设计师菲欧,和亚德里亚海飞行员心目中的女神吉娜——都是改变主人翁波尔哥生活态度的至关重要的角色。影片在结尾处却一反宫崎骏其他剧作,保留了一个悬念不作答:主人翁波尔哥是否真正恢复了人形?他后来又在过怎样的一种生活?

  正如宫崎骏的其他作品一样,这个故事也发生在充满魔幻色彩的世界里。“魔幻”往往被用作一个重要的道具,以发挥他超乎常人的想象力,打破常规,让一切不合理的成为合理,让观众在现实世界中形成的种种固定观念被逐一瓦解,把观众慢慢带入一个引人入胜的奇幻世界中,同时也让观众一次一次享受着以意外的方式打破这些观念所带来的刺激和惊喜。但是,宫崎骏的影片之所以没有变成单纯的魔幻片或儿童片,正是因为其中真实且细致的情感刻画。在他笔下,甚至连非人类的动物也展现出各种极具人性化的神态和动作。

  片头主人翁现身的第一幕就颇具有震撼力,一个环形的岛中,一池碧绿的海水被四面坚硬的峭壁遮蔽着,而波尔哥仿佛在那里过着与世隔绝的悠闲生活。待他揭开一直盖在脸上的报纸时,却是一副肥胖的猪脸展现出来。故事的开端既是向人们揭示出一个魔幻世界——原本在人们心目中懒惰丑陋的猪,现在却以“酷哥”的语调和姿态出现:他被飞行员制服包裹着的肥胖的身躯却分外矫捷地驾驶起飞艇;他用一种老兵的手法擦燃火柴点烟,并习惯于一蹙嘴斜吐出烟;他用一种成熟男人的声调说线一样。如果换成一副冷俊的外表,完全就是《这个杀手不太冷》中的里昂了。但在宫崎骏的魔幻世界中,这一切均是合理且和谐的。片中的“空贼”,其实也并非真是一班杀人越货,凶残邪恶的匪徒,有时也傻得可爱,笨得滑稽。影片看到这里,你不由得感受到宫崎骏独有的创意和笔触,同时片中波尔哥回忆自己还是人形时那次战友阵亡的经历也充满了超现实的梦幻色彩。

  以女性视角展开的对男性视角的批判和矫正,在宫崎的动画片中是一脉相承的。然而《红猪》与众不同的是,主人公不再是美貌少女,而是一个中年“男猪”,而且还肥胖矮小,面容丑陋。其实《红猪》是宫崎骏带有自传性质的影片,宫崎骏自喻为剧中的主人翁波尔哥。但波尔哥并没有被塑造成一个正义的化身,他身上集结了种种不可化解的矛盾:一方面怀着强烈的飞行员特有的荣誉感,一方面又不愿被编入代表着国家利益的政府空军。那么,像其他退役的飞行员一样堕落成掠取钱财的“空贼”似乎是唯一的去路。但是,波尔哥却在两种选择之外作出了另一番抉择。他选择了完全为捞取赏金而与“空贼”对峙,展示着一个背离了国家和时代的中年男子的骄傲,一个与社会现实格格不入的中年男子的孤独和自负。而这些复杂的人性心理转而由一个“猪”身显露出来,难免人们会感叹“这是一头多么酷的猪”。

  虽然影片的故事背景设定在经济衰竭,战争一触即发的20年代末的意大利,但画面中大量出现的却是蔚蓝的天空,纯净的白云,碧蓝的海面和波尔哥酣畅飞翔的红色飞艇,点缀其间的则是纯真浪漫的爱情和宫崎骏式的诙谐和幽默。当你置身其间,会发现一开始对主人翁“猪形”而“摆酷”的别扭感逐渐消失殆尽,反而随着紧扣心弦的情节身陷其中。这也使得《红猪》成为一部上佳的娱乐性动画片。《红猪》在当年度《电影旬报》日本最佳影片的专家评选中名列第4,读者评选中名列第3,票房收入达28亿日元,成为当年度最卖座的日本电影。

  此外,在《红猪》中宫崎峻再次突出了“飞行器”这一事物。不难发现,在他的众多作品中飞行都是一个主要的场景,比如《风之谷》中驾驭风力的滑翔机,《天空之城》中的“飞行石”,还有《魔女宅急便》中会飞的扫帚。实际上宫崎骏自幼一直保持着对飞艇的痴迷和爱好,这也使得他在《红猪》能把飞行的特质发挥得淋漓尽致,逼真地描绘出了飞艇的各种运动状态和飞行动作,而且令人惊叹地展示出波尔哥高超的驾驶技术。尤其在波尔哥与卡奇斯比赛的过程中,整个画面细腻流畅,节奏紧凑刺激,简直就是大片级的水准。

  虽然《红猪》是宫崎俊作品中经常被遗忘的一部,但宫崎骏为此实在倾注了不少心血——不仅仅是他绘画的心血,更多的是他剖析自我的心血。在国家,时代,生活意义这样严肃的命题中,他塑造出一个充满矛盾的“酷猪”形象以自喻。既不失卡通文化的精髓,又蕴藏着对于自身和所处时代的深刻洞察力。所以,我最终认为,波尔哥应该就是世间最酷的“猪”了。

------分隔线----------------------------